F签约前咨询是和妈妈一起来的(或者说妈妈坚持要一起来),大部分学校和专业的问题都是妈妈在问,旁边的F一直带着不耐烦的表情催她先走。

 
其实F对留学的目标十分清晰,申请相关内容也都有了解‍,他没有选择DIY的原因一是大三上学期一直在生病,到了9月感觉自己时间仓促;二是为了不延期毕业,生病期间他没有上课,但却正常的参加期末考试,其中一些要算期中考试分数的科目更拉低了他的最终成绩,加权GPA只有3.1,让他对申请到名校更加没有把握。
因此他对我们并没有入门级的问题要纠结,只关心我们给他的申请定位,还有文书究竟写的怎么样。
大概因为F的妈妈问的过于详细,最后F也没有多说仅用“好的”结束了咨询,催妈妈签合同缴费,并趁妈妈不在时跟我确定了头脑风暴时间。

 
头脑风暴是F一个人来的,这次他明显自在多了。深谈下去,发现他并非是典型的工科宅男,曾经初中想做数学家,高中参加青年领袖论坛后又想考北大做政治家;
“那你后来去了清华,是想法又变了么?”
“没有啊……是清华给我高考加分”
“……好吧”

进了清华之后又想了解NGO领域,于是在AIESEC做了3年,当上了AIESEC清华主席,却又在病床上深刻反思后决定还是从技术领域发展事业,较远的目标是希望将来回国后有能力建一所世界水准的大学,为后人提供更好的教育机会。
 
 
面对这样一个冷静理性、心理准备充分的申请人,我们的工作倒是非常顺利,甚至我建议列出的几所冲刺名校他都不想申,他只关心那些ME专业教学研究好的学校,至于顶一个让路人羡慕的名校title则十分没有兴趣。
说来好笑,做完头脑风暴后,F妈妈打来电话,将全过程查问了一遍,虽然十分礼貌,但我们最后敲定申请的学校她完全听不懂。最后她抱怨说“我家F回来也什么都不说,问他说告诉你也不懂,别瞎操心,添乱。唉,所以希望老师多让我们作家长的了解下进度,另外也麻烦老师别跟F说这事。”
这样的家长倒也见惯。只是没过几天F妈妈又打来电话“F跟我们发了通火,嫌我们打扰您工作”……咦这是怎么说的?我并没有跟F提过电话的事呀。
“是他爸吃饭时说漏了嘴……F嫌我占用您的时间,就是耽误您写文书,相当于耽误他的申请……唉”(其实真挺有道理的)“那我们以后没事就不打扰您了,F的申请就拜托你们了。”可怜天下父母心,也可怜天下子女承受这份超重的压力。

 
鉴于F只有 GPA这个短板,最后的申请结果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理想。
录取不多,但质量很高,特别是有F的dream school——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所以,家长在申请过程中具体起到什么作用,因人而异,大部分情况下坐在旁边加油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