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从点映开始便刷爆朋友圈的《我不是药神》引发了全民大讨论。故事改编自真实事件,但改动极大。
 
王老师也同意这是一部现状下很了不起的电影,只是觉得了不起更多在于现行审查制度下编剧太不容易,演员们也高度专业地为观众呈现了极为真实的、隐忍的、狼狈痛苦一如生活本身的群像白描,一场针对死亡的救赎。
 
然而略去理想化的改写,现实中类似的救赎最终能否换得大众认知中的好结果,这个思考唤起了每个人心底的不安,因为我们心知肚明,生死之苦无解。
 
 
作为一个读书不多的理科生,王老师说不清楚我们从什么时候起习惯于逃避,我们畏惧死亡,现今大众却不去思考如何面对这无人可避的终局,而是避而不谈。
 
但求生与面死的矛盾,每个人终将面对,避无可避。
 
从这个角度讲,电影的了不起提升了一层,通过世间一个俗人,一种特定疾病展示的社会切面,不仅揭开了血淋淋的生死矛盾,也让观众直面了世情与法律的矛盾,良心与社会发展的矛盾,最终其实归于人力之渺小,与天地不仁的矛盾。
 
人生于世,求存不易的困境经常避无可避。我们能做什么,大概也如同电影中的象征场景所示,印度神像Kali与湿婆,Kali同时代表对人间的保护与毁灭,保护出于本心,但毁灭已无法控制,于是湿婆替芸芸众生承受Kali无法控制的毁灭之力,湿婆的牺牲有没有结果无人知晓。
 
我个人对此的解读,重要的是直面困境,不放弃希望吧。
 
电影剧本要绕过不能得罪的各方(才能上映),最终只能将瑞士药厂树为反派靶子。
 
而离开影院面对现实,我们要明白,医药公司存在逐利问题,道德问题,甚至有违法问题,但一个地区、一个国家没有实力雄厚的医药公司存在,恐怕会引发更大的困境。
 
社会对医药集团需要严格监管,需要健全法律和医疗、市场制度,但绝不是取缔商业运作的医药集团、或者限定药物价格便能从根本上解决《药神》的困境。
 
这里复杂的行业和公共管理问题我们不展开讨论,抱着许多问号的读者请自行搜索网络大争论。
 
 
不论读者们对医药行业持什么样的看法和解决方案,医药行业需要大力发展总是共识。接下来为大家介绍一下药学申请的相关知识。
 
首先了解定义:Pharmacy is the science and technique of preparing and dispensing drugs. It is a health profession that links health sciences with chemical sciences and aims to ensure the safe and effective use of pharmaceutical drug. (引自wiki)
 
狭义的讲,英文的Pharmacy与药理学Pharmacology,药剂学Pharmaceutics是不同的概念药理学主要做生物医学领域的研究,药剂学专门研究制药部分,现代较成熟的医药研发过程则会集生物、化学、物理等研发领域与制药、药理共同作业;
 
从英文定义可知,狭义的药学主要指利用这些相关知识为病人提供更高质素的医药治疗及服务。
 
由于历史影响和发展过程中的变化,目前药学在学术领域的定义不仅会更加宽泛,也因地区而异,比如在中国香港地区,药剂学专业实际概括了药学的范畴。
 
因此国内的药学专业毕业生,以及相关领域有志于从事药物研发的学生,在考虑留学深造时并不需要只局限于申请药学院,而应该根据自己已有的科研积累,重点查询相关的实验组和教授来申请。
 
而对于其他专业有意向转入医药领域的学生,申请药学院更能保障获得专业的训练,确保职业规划的实现。
 
但要注意大部分国外药学院的Pharm Doctor与MD类似,属于professional training program,基本没有奖学金,并且受所在地政策影响,可能会不招国际学生而不明确告知。
 
近来越来越多的药学院会增设Pharm Master的相关项目,但可能毕业后在当地求职仍会受限,在选择时要做好信息搜集,并根据自己的情况做好规划,比如master毕业后继续深造或者回国就业。
 
 
本文作者:支点未来教育王老师